您的位置: 资源概况 > 其他资源
 
 
普兰县旅游资源
2010-08-15 | 作者: | 来源: 百度 | 【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 
    
    中国边境贸易和陆上运输口岸。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辖县,主要农业区,亦为交通和通商的重要通道。位于自治区西南部,冈底斯山和西喜马拉雅山之间,海拔3900米。面积1.21万平方公里,人口约7100。县府驻吉让。地处马甲藏布流域,具有山地灌丛草原景观,年均温3℃,极端最高温26.5℃,极端最低温为-27.5℃。年降水量189.6毫米。40%集中在8月份。农业以种植业为主,主要农作物有青稞、冬麦、油菜等。牧业以养羊业为主。西部门士有煤矿开采。地热资源丰富。20世纪90年代以来,与印度边境贸易发展较快,普兰已成为中印边境贸易的重要口岸。普兰北部地区有著名的圣山──冈仁波齐峰、纳木那尼峰;神湖──玛旁雍错、鬼湖──拉昂错;古迹有科迦寺、贤伯林寺,是著名的佛教“朝圣”区。
雪山环绕的地方
  普兰县城位于纳木那尼雪峰和阿比峰之间的孔雀河(马甲藏布)谷地,与尼泊尔、印度相邻,是阿里之围中“雪山环绕的地方”。   孔雀河谷地带景色优美,四周雪峰峻峭,雪峰下是风化的砾石和黄沙形成的堆积层,起伏有序,沟壑纵横。来自孟加拉湾的海洋季风越过喜马拉雅山吹到这里,形成了青藏高原难得一见的湿润气候,大片的绿洲似翡翠般镶嵌在孔雀河谷,错落有序的村庄,缭绕的炊烟,赶着牛羊的牧童和转经的老人,使人仿佛到了一个世外桃源,就像传说中的香格里拉。   普兰自古以来就是高原西部的重要对外贸易通道,现为国家二类口岸。来到普兰,就不要漏游具有普兰民俗代表性的科迦村。沿村走8公里,便是中尼边境的协尔瓦。协尔瓦村隔河与尼泊尔相望。每年夏、冬季,尼泊尔商人在普兰“国际市场”逗留做生意,夏季,尼泊尔商人拉着泊来品如法国香水、印度香等从这里入境,在冬季前,再将收购的羊毛和羊带回尼泊尔。衣着艳丽的尼泊尔姑娘堪称普兰一景。这里既能看到尼泊尔、印度有钱的朝圣人,也能看到衣衫褴褛的尼泊尔背夫,使普兰具“国际性”色彩。
游弋在神山圣湖之间
  普兰的景观应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给人类的恩赐,是一个个奇妙无比的自然景色。由于宗教的存在,这方土地也披上了浓厚的神秘色彩。除了冈仁波齐、玛旁雍错,仅霍尔就有大大小小的寺庙近20座。   第一个寻访的是“山”--冈仁波齐。冈仁波齐是世界公认的神山,同时被印度教、藏传佛教、西藏原生宗教苯教以及古耆那教认定为世界的中心。岗仁波齐并非这一地区最高的山峰,但是只有它终年积雪的峰顶能够在阳光照耀下闪耀着奇异的光芒,夺人眼目。加上特殊的山形,与周围的山峰迥然不同,让人不得不充满宗教般的虔诚与惊叹。冈仁波齐海拔6656米,是冈底斯山的主峰。冈仁波齐峰形似金字塔(藏民称象“石磨的把手”),四壁非常对称。由南面望去可见到它著名的标志:由峰顶垂直而下的巨大冰槽与一横向岩层构成的佛教万字格(佛教中精神力量的标志,意为佛法永存,代表着吉祥与护佑。冈仁波齐峰经常是白云缭绕,当地人认为如果能看到峰顶是件很有福气的事情。   冈仁波齐在藏语中意为“神灵之山”,在梵文中意为 “湿婆的天堂”(湿婆为印度教主神),苯教更是发源于此。从印度创世史诗《罗摩衍那》以及藏族史籍《冈底斯山海志》、《往世书》等著述中的记载推测,人们对于冈仁波齐神山的崇拜可上溯至公元前1000年左右。据苯教经典描述:一条从冈仁波齐而下的河,注入不可征服的湖泊——玛旁雍湖。有四条大河由此发源,流向东、南、西、北四方。流向东方的是当却藏布马泉河(下游为布拉马普特拉河),绿宝石丰富,饮此水的人们如朗驹一般强壮;流向南方的是马甲藏布孔雀河(下游为恒河),银沙丰富,饮此水的人们如孔雀一般可爱;流向西方的是朗钦藏布象泉河(下游为苏特累季河),金矿丰富,饮此水的人们壮如大象;流向北方的是森格藏布狮泉河(下游为印度河),钻石矿藏丰富,饮此水的人们勇似雄狮。每年有络绎不绝的来自印度、不丹、尼泊尔以及我国各大藏族聚居区的朝圣队伍,使得这里的神圣意味绵延了几千年。   普兰县   据说佛教中最著名的须弥山也就是指它。据《佛学小辞典》:须弥,山名,一小世界之中心也。前佛教时代的象雄苯教时期,岗仁波齐被称为“九重(万)字山”,相传有苯教的360位神灵居住在此。苯教祖师敦巴辛绕从天而降,此山为降落之处。在公元前5~6世纪兴起的耆那教中,岗仁波齐被称作“阿什塔婆达”,即最高之山,是耆那教创始人瑞斯哈巴那刹获得解脱的地方。印度人称这座山为Kailash,也认为这里是世界的中心。印度教里三位主神中法力最大、地位最高的湿婆,就住在这里。而印度的印度河、恒河的上游都在此发源,所以,现在在冈仁波齐见到大批的印度朝圣者。几个世纪以来,岗仁波齐一直是朝圣者和探险家心目中的神往之地,但是至今还没有人能够登上这座神山,或者说至今还没有人胆敢触犯这座世界的中心。旅行者把目光投向这块圣洁之地不过是最近几年才有的事,不过人数依然不多,这或许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。冈仁波齐周围共有5座寺庙。年日寺为转山第一站,以后依次为止拉浦寺、松楚寺(也称幻变寺)、江扎寺和赛龙寺,其中后两座寺位于内线。这五座寺庙都有不少脍炙人口的传说故事,并留存有丰富的雕刻、塑像、壁画等文物,但如今都程度不同地毁坏了。   第二个寻访的是“湖”--玛旁雍错与拉昂错。从霍尔向南行驶15公里就是玛旁雍错。玛旁雍错湖面海拔4587米,湖水深77米,水域400多平方公里。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淡水湖,湖畔人烟稀少,宁静又神秘,美丽犹如梦中天堂一般,远处雪山、冰川、蓝天、白云以及开满鲜花的嫩绿的草原,更增添了一份人性反朴归真,从而忘却世俗纷扰的后发气氛。玛旁雍错被苯教、藏传佛教、印度教等多个宗教同奉为圣湖,是西藏的四大圣湖之一。被称为圣湖之王。在佛教经典中只将一处湖泊称为“世界江河的母亲”,所指的就是旁玛雍错。藏语的玛旁雍错就是“不可战胜之湖”。相传由于米拉日巴与纳若本为争夺冈底斯山在此斗法,后米拉日巴取胜而命名。佛教经典中把玛旁雍错称为“玛追错”,意味冰冷之湖,传说古时候有一婆罗门教徒把祭祀的圣水泼到了这里形成了湖水,后来称为龙王领地。大唐高僧玄奘有感于这里动人的传说和山川湖泊的秀丽,在所著《大唐西域记》里称它为“西天瑶池”。据经书记载,说是湖水可洗去人们心灵上的“五毒”--贪、嗔、痴、怠、嫉,凡朝拜过神山、圣湖的人,可洗尽一生的罪孽,为来生修神福。藏历马年转山一圈是常年的十三轮。玛旁雍错四边有四个洗浴门,东为莲花浴门,南为香甜浴门,西为去垢浴门,北为信仰浴门,朝圣者绕湖一周到每个浴门去洗浴,便能消除所有罪过。人当真有这么多罪过吗?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朱宪民老师理解很精辟:“说是欲望更合适吧。贪、嗔、怠、嫉,人一样也不少,被欲望牵扯,就靠近了魔的一面,远离了人的神性,所以犯错。这错误伤害的往往是自己――痛悔永远都是沉重的。越是沉重,越无法逃脱;越是无法脱逃,越是想要逃脱。越走越累,越逃越无处可逃。”玛旁雍错在印度的名字叫玛那沙罗发尔--玛那沙湖。在古老的印度经典中有这样的记载:凡是身体触到玛那沙罗发尔的土地,或在它的浪潮中沐浴过的人,将走进勃拉马的天堂;凡是饮过它的水,则将升上湿婆的天宫里,并解脱百次轮回的罪孽。   第三个寻访的是“寺”--基乌寺。基乌寺位于玛旁雍错西边,基乌寺是环玛旁雍错8个寺庙之一,是转湖人的起点。寺庙坐落在山顶上,由两处建筑组成。   南边主要是念经与烧香拜佛处,有用马尼堆搭建的“城堡”十分壮观,北边主要是马尼堆的地方,此处有排列整齐的各种颜色的马尼堆和刻有经文的牛头。寺庙位于玛旁雍错与拉昂错中间,在从寺庙向东望是玛旁雍错,西望可看见拉昂错(鬼湖)的一角。拉昂错也称鬼湖,据资料介绍拉昂错以前和玛旁雍错是一个湖,后因湖面下降,才分成了两个湖。
科加寺
  科加寺位于阿里普兰县东南约100公里的科加。科加寺在阿里远近闻名,寺里供奉的文殊菩萨曾得高僧仁钦桑市加持。科加与尼泊尔近在咫尺,地处喜玛拉雅山南坡,气候和暖,风光宜人,是从尼泊尔进入西藏的一条民间通道。   科加寺在藏语中是"定居"的意思。科加寺兴建时代现在已难以考证,据说噶尔一带的居民擅长铸造佛像,一天把一尊观音像以马车送运,走到孔雀河边,马车被石头卡住,怎么弄也无法继续前行,于是人们就在车停之处建一座庙,取名科加寺。   科加寺规模很小,年久失修的佛殿,外表看上去难免有点班驳,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,这里却散发着一种古朴的味道。   距离普兰县城19公里,需要包车前往,路途相当崎岖。
绿色与沙漠抗争的县城印象
  普兰县城给我的印象是雪山下被沙漠戈壁包围的小县城,生存条件十分恶劣。它位于孔雀河边,人类主要依靠孔雀河两岸繁衍生存。   普兰县藏语意为“独毛”1959年以前,称为普兰宗。1960年将普兰宗更名普兰县。普兰历史久远,在公元初始,它就成为象雄国中心辖区之一,后来又成为吉德尼玛衮的发迹之地。   普兰县城地形特殊,纳木阿比峰和那尼雪峰之间的孔雀河(马甲藏布)谷地,地形狭窄,来自孟加拉的湿润空气,在这里形成宜人的高原小气候。气候温和,降水颇丰,是阿里地区中“雪山环绕的地方”。
野生动物的栖身园
  6月中旬从成都出发到到7月中旬,驱车已近7000余公里,沿途除亚东见到有野黄羊,其它地方有野生飞禽外,根本见不到地上的野生动物。说得也巧,翻越马攸木拉山进入阿里境内即能见到有众多野生动物,可见阿里人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意识。普兰的野生动物主要有野牦牛、野驴、黄羊、羚羊、岩羊、盘羊、狼、猞猁、山豹、旱獭、黑颈鹤、雪鸡、黄鸭、野鸽等。集中活动的区域在公珠错、霍尔、巴嗄地带。
阔迦寺
  科迦寺距县城有十八公里,建于公元12世纪初,开始属噶当派,后来改为萨迦派。寺内供奉有一尊大译师罗泽瓦仁钦桑布迦持过的文殊菩萨。传说这尊菩萨塑像在运往噶尔的途中,路经此地忽然开口说话,要留在此地,于是在这里建起了大经堂,故科迦的意思是“家园”。该寺后来成了中国、印度和尼泊尔边境上的一座重要寺庙,得到三国信徒的共同信奉。便还有一种说法,说科迦在藏语是“定居”的意思。据说以前噶尔县一带的居民擅长铸造佛像,有一天,居民们用马车运送一尊观音像,走到孔雀河边,马车被石头卡住,怎么推也无法继续前行,于是人们就在车停之处建造了一座庙,取名科迦寺。无论是哪一种说法,令我们欣慰的是这座殿堂里的古代壁画等都保存的很完好,处处散发着一种古朴的味道。   夕阳西下,站在孔雀河谷举目眺望,四周壮丽的次仁玖昂雪峰在夕阳的照映下像是涂了一层金光,雪峰下面风化的砾石和黄沙形成的堆积层,起伏有序,沟壑纵横。那一片绿洲似翡翠般镶嵌在孔雀河谷,错落有序的村庄,缭绕的炊烟,赶着牛羊的牧童和转经的老人,让人幻想就就是人尽向往的天堂?
 
 
主办:西藏自治区国土资源厅 技术支持:国土资源部信息中心 西藏自治区国土资源信息中心
Copyright©1999-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
备案序号:藏ICP12000042号